高唐县第二中学
[四川工人日报]
来源:高唐县第二中学 | 发布日期:2011-12-6 17:05:35 | 2795次点击
 
天南地北二中人
...更多  
[转] [四川工人日报]"哈哈曲艺"笑中更有爱 2011.12.1阅读(33)
 
    在成都有这样一群年轻人,他们把学相声、说相声当成自己的梦想。为了这个梦想,无论吃多少苦,受多少累,都一如既往地坚持着。他们把舞台和观众当成自己生命的重要部分,有他们的地方就有欢乐。11月20日上午,记者采访了这个社团发起人——25岁的田海龙,走进了他们那执著追梦的情感世界。

     相声使他们走到一起

     2007年夏天,山东小伙子田海龙从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了。当时,小田那位青梅竹马的女朋友在川大上学,为了爱情,他来到成都。刚来成都的那些日子,小田很苦恼,偌大一个成都竟没有一个听相声的地方。海龙从小喜欢传统相声,他在大学时组建了一个相声社团,常常和同学们一起学相声、说相声,为全校师生带来欢乐。而今在成都离开了相声,小田就像丢了魂似的,他不甘心,不相信在成都找不到志同道合的朋友。他工作之余就上网,想通过网络找到喜欢相声的人。有一天晚上,田海龙在百度贴吧里看到一个题为《寻找成都相声票友》的贴子,心中一喜,忙点开贴子看,并根据贴子留下的QQ号联系上了发贴人。通过QQ交流,海龙与这位比他小4岁的小兄弟李阳认识了,很快成为好朋友。
  李阳当时在成都礼仪职高上学,因从小跟爷爷看电视里相声节目而喜欢上相声。然而从90年代开始,传统相声淡出舞台和荧屏,李阳因看不到相声而苦闷。同学都觉得李阳是个怪人,中学生喜欢的街舞、流行歌曲他一点不感兴趣,经常讲些马季、姜昆这些令大家感觉乏味的人物。李阳自认识田海龙后,心里可高兴了,每到周末就来找田哥玩,他们一起说相声。

    组建“哈哈曲艺社”

      2009年,田海龙在一家公司上班,有了一个较稳定的工作。他和李阳商定多找几位说相声的朋友,组建相声社团。他们听说川大有个“笑笑曲艺社”,里面有喜欢相声的同学,于是就经常到川大去,和那里的同学切磋技艺。09年10月,以田海龙、李阳和两位大学生宋骁、齐恒为班底的“哈哈曲艺社”正式成立了。2010年4月,玉树地震、西南旱灾相继发生,海龙和朋友们,将他们几个月来排练的相声段子拿出来,并自制长衫,利用业余时间,参与赈灾义演。通过义演,很多人知道了他们,一些喜爱相声的朋友前来加盟,有工人、职员、教师,还有大学生。这些人中,也有图好玩的,几次活动下来,新鲜感一过,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。留下来的十几个人是真正喜爱传统相声的朋友,他们固定好搭挡,规定每周六下午进行排练。因没有固定的排练场所,田海龙每次都事先找好地点,电话通知队友。公园的树林、大学的操场、社区广场甚至桥洞都是他们排练的地方。
  他们不满足在圈内排练,他们需要舞台和观众。2010年6月,田海龙私自将所在公司的会议室作为演出场地,把演出信息发布在网上。一位成都商报的记者看到信息后,写成一则消息登在报上。这下吸引了很多观众前来观看,他们精彩的表演,把观众逗得哄堂大笑。演出结束后,一位曾是演员的阿姨走过来对田海龙说:“小伙子,没想到现在还有你们这群热爱相声的年轻人,你们的执著,令我很感动。阿姨支持你们,我以后就是你们最忠实的观众。”听到阿姨的话,田海龙和他的兄弟们心里一阵温暖,海龙鼻子一酸,硬是把快要落下的眼泪忍住。他们的努力和执著没有白费,这是给他们最大的动力。
     然而,好景不长,他们在公司会议室演过三场之后,被公司领导知道后制止了,为此,海龙辞职离开了这家公司。演出场地没有了,因要四处寻找合适的演出地方,他们将原来每两周演一场的计划,改成了每月演一场。一天,田海龙发现有一个桥洞茶铺在装修,他就与茶铺老板商量,让他们在这里演出一场,经过他好一阵折腾,茶铺老板终于同意了。田海龙把家里的窗帘扯下来做幕布,在垃圾堆里捡来的一张坏了的桌子洗干净修好,当演出桌,又把家里的沙发套扯下来当桌布。演出的时候,他们在这边演,而另一边装修所发出的电锯声不时传来。就在这样的条件下,他们演得非常认真,一直跟随他们的观众们听得也很认真。

    相声是我们的梦想

     田海龙为了相声,把所有业余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社团里。有一天,他新婚妻子实在忍不住了,与他大吵了一架。他妻子认为他应该把精力多用在工作上,这样对他在公司的发展有好处,而他搞这个相声,赚不到钱不说,还往里搭钱。最后,他妻子哭着对他说:“田海龙,你在相声和我之间作一个选择吧,到底是要我还是要相声。”田海龙听见妻子的这句话,心如刀割,长时间没有说话,他的泪水夺眶而出。过了很久,小田对妻子说:“你干脆杀了我吧,这两样我哪样都不能没有啊!”夫妻俩抱在一起痛哭,看到海龙哭得那样伤心,小田妻子心软了,没有再说什么。
  德阳一位曾在成都说相声的退休工人桑致权从报上看到有关“哈哈曲艺社”的报道后,很激动,专程从德阳赶到成都,约上曾一起说相声的丁宝祥先生,一起打听找到了田海龙。原来这老哥俩都是北方人,从小喜欢相声,丁老年轻时还跟侯宝林学过相声,后来三线建设调到成都工作,他们曾组建过业余曲艺团,教过好多学生。退休后,没人愿意听更没人愿意学相声了,他们失去了用武之地。当77岁的丁老见到田海龙这帮年轻人时,很高兴,当即表示愿意同他们一起排练、演出。能有丁老这样的老师,年轻人简直求之不得,今年3月,田海龙和几个师弟正式拜丁宝祥先生为师。与徒弟们在一起,丁老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整天乐呵呵的,每周六下午,老人都早早从家里出发,乘公交车赶到排练地点,风雨无阻,就是身体有点小病都坚持到场,师傅专注的精神再度感染了这帮年轻人。
  贵阳小伙子郑涛在网上看到田海龙他们的信息后,瞒着父母来到成都。田海龙告诉郑涛在“哈哈曲艺社”演出是挣不到钱的,有时还会自己掏钱出来。郑涛回答说:“我会去打工,哪怕是端盘子洗碗,我也要同你们在一起”。后来,郑涛父母知道他在成都的情况后,假称他母亲病重,把他骗回家,为防止他再次出走,父母把他的身份证藏了起来。有一天,他给田海龙打来电话,哭着说:“田哥,我以后能来的时候,你还要我吗?”。“郑涛,你记住,你永远是‘哈哈曲艺社’的一员。”海龙动情地说。去年夏天,他们在一个水吧里演出,与观众零距离交流、互动,将那个不大的场子搞得异常火爆。可笑声过后,海龙突然听到一位姑娘在轻声哭泣。小田一下子慌了神,忙走到姑娘面前:“美女,您这是怎么了,是我的说词冒犯您了吗?”那姑娘使劲摇头,“你们太让我感动了,为了自己的梦想这样坚持和执著,我也有梦想,可早就放弃了。”听了姑娘的话,回想自己这一年多走过的路,海龙心中很不是滋味,他也潸然泪下。恰巧这天小田的妻子在看演出,当她看到这一幕时,心中真正理解了丈夫,从此后,她开始默默支持田海龙了。
  从今年10月底开始,“哈哈曲艺社”固定在每周六晚上7点在成都“悦来茶馆”与观众相约。田海龙告诉记者,他们社团的宗旨是:传承传统曲艺文化,为爱相声的演员打造一个表演的舞台,给爱曲艺的观众营造一个欣赏表演的园子。本报特约记者 邹世进文/图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技术支持:淄博宽正数码网络科技有限公司